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/ 信息公开 / 今日双峰 / 部门动态

黑暗中,那一束温暖的光

黑暗中,那一束温暖的光

发布时间:2022-08-05 10:10 浏览量: 字体:

我在社工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两个春夏秋冬。做社工以来,我经常问自己,你尽到一个社工的责任和担当了吗?细数着两年多的心得体会,既有初入职的兴奋和激动,也有因服务对象的肯定而欣慰,同时也有因不能帮助他人的无助感、对自我的质疑及前行道路的迷茫。幸运的是,这一路有机构的指导鼓励,有领导的肯定,有家人朋友和同工的支持。

在入户走访时,我认识了这对特殊的兄弟,哥哥12岁,弟弟10岁。在弟弟出生不久,父母就感情破裂了,之后与母亲失去联系。因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两兄弟一直由爷爷奶奶抚养,三年前爷爷奶奶先后去世,现在跟随单身的伯伯生活。十月的某天,在外打工的父亲突然病重垂危。相依为命的伯伯只能去医院陪护。于是洗衣做饭,独立上学、料理家务的重任就压到了两兄弟身上。

第一次走进这个家里,映入眼帘的是厨房里散落一地的引火柴,案板上落满灰尘的碗筷,煮菜的锅里不知道放着剩了多久的食物。为了省电,断电的冰箱里面空空的融了一滩污渍水。兄弟俩穿着快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坐在桌子前做作业,哥哥沉默不理人,弟弟害羞地对我笑了笑。看到兄弟俩无人监管照料的样子,我心酸不已。我想帮助他们,想让他们生活得安全健康点,想让他们得到的关爱陪伴多一点。于是我便开始了个案之旅。

回到站点,我第一时间向民政所所长和县局儿童福利股反馈了兄弟俩的情况,并收集家庭资料,以最快的速度协助办理了低保。为给他们营造一个安全舒适干净的生活环境,我叮嘱他们防火防电,讲解安全知识,带领他们整理内务,清理杂乱的厨房,摆放干柴,为他们修剪头发等。通过多次陪伴和关心,慢慢地我们的交流有了讨论,有了欢笑。

在服务跟进中,邻居反馈哥哥经常半夜还在外面溜达,不归家。我问哥哥为什么这么做,他沉默了很久最后小声地说:“我想爸爸了,睡不着。”哥哥的话让我心疼。于是我拨通了伯伯的电话,哥哥得知父亲目前有所好转,虽然瘫痪,无法言语,但意识清醒了,等病情稳定了就可以回家休养了。哥哥听完电话心情立马好转起来,他在盼着爸爸快点回家。

之后,我们通过多方联动链接爱心企业、爱心人士为兄弟俩捐赠台灯、雨伞、奶粉和生活费等。同时为受学习困扰的哥哥链接了培训机构,免费辅导哥哥的学习。

12月底,父亲出院回家了,哥哥也变得更加成熟懂事,主动要求陪伴父亲去医院做康复治疗,做力所能及的家务和照顾父亲。当我们又一次走进这个家时,半身瘫痪无法行动,失去说话能力的父亲,看到我们眼眶立马通红,满脸泪水,非常激动。我们为父亲提供情绪支持,告诉他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变化。在感受到父亲的低沉悲观后,哥哥立马讲起了学校里有趣的事情逗父亲开心,给父亲按摩。我们离开时,曾经沉默内向的哥哥变成了阳光爱笑的少年,他微笑着对我说:“谢谢阿姨”。

这声谢谢里,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社工,社工是服务对象的支持者,是服务对象的引导者,更是服务对象的同行者。未来我将在社工的这条道路上勇往直前,不忘初心,继续体现社工的责任和担当。(曾亚辉)

信息来源:双峰县民政局 责任编辑:戴桂林
扫码浏览